江婉栀

【农坤】Hide and Seek.(1)

♛陈立农黑化预警。

♛囚禁梗,不喜勿入。

♛悬疑恐怖,慎点。

-
Ding dong I know you can hear me.
叮咚,我知道你能够听到我。
Open up the door, I only want to play a little.
打开门吧,我只是想和你玩。
-
黑暗像潮水般涌来包裹住原本清晰的视线,冷气噎进喉咙宛若针尖将血肉刮得模糊,蔡徐坤感受到凉意丝丝缕缕地缠绕在身边向上攀爬,两瓣莹润的唇不由得出于恐惧颤抖着惊惶的节拍,浓密卷翘的睫毛轻扇让布料也跟着摇晃。
.
一只冰凉的手轻抚上他散发着温度的脸颊,圆润的指尖犹如找到依靠般眷恋地刮蹭肌肤,蔡徐坤唯恐对方生气压抑住想要冲破束缚的尖叫,单薄的身躯却无法抵御本能剧烈地抖动起来,那只手的主人似乎略有不满惩罚似地加重力道。
.
一瞬间严肃寂静的氛围在屋内蔓延开来,空气中流动着令人窒息的受害者的惶恐不安,突如其来的闷哼就在这时响起伴随着微弱的呼吸,那只手从脸颊上滑落直到冰冷的温度完全消失后,蔡徐坤才小心翼翼地挪动着靠近另一个生命。
.
“你...”
.
“是我...哥哥。”
.
甜腻的台湾腔此刻全然失去往日的软糯,尾音止不住地颤抖叫到哥哥时才平定下来,蔡徐坤无法窥见对方只能用身体凑近安抚,温暖馨香如同软玉般的触感驱散周身的寒气,陈立农望着他被布绸蒙住双眼的模样眸底漾起欣悦。
.
真是乖巧又漂亮啊。
.
就像原本高高在上接受信徒敬仰的神祗,突然跌落凡尘宛若迷途的羔羊寻找着过去,却只能饱受亵渎最后蜕变成如今的温顺模样,好似娇艳欲滴的玫瑰濒临凋谢枯萎时的无力软弱。
.
自己怎么会这么想?陈立农察觉到自己的想法时神色僵硬,森冷苍然的意味宛若水墨般在瞳孔中洇开,将曾经的天真染为幽深潭水似的贪恋,随即他视线飘向那张精致的脸庞又移到双眸处,贝齿轻咬布绸上下错动猛地用力扯掉遮蔽物。
.
蔡徐坤的眼睛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他目光中。
.
形状杏核般圆润又不失完美的棱角,眼皮服帖地耷拉在眼球上,半分不显突兀细密地排列着,瞳孔偏浅褐色盈盈地流露些许媚意,就好似浣溪的水清澈见底未染上阴霾,凑近瞅去里面仿佛是一片温柔却又夹杂几分冷冽。
.

【乐库】天造地设(论坛体,上)

#拟人向,不许联想到摩尔!
#摩乐乐与乐乐侠是分开的人物。
#ooc属于我。
#没人感觉乐乐侠和库拉很配吗#
1L
想要任性(楼主):
如题。我是乐库党,诸位怎么看呢?
.
2L
吹爆乐乐侠:
库拉怎么可能配的上乐乐侠呢!虽然库拉人其实还可以...?但是乐乐侠最棒!
.
3L
深山里修炼的确很累:
这个语气,莫不是乐乐?
.
4L
心灵手巧的在下:
跑偏了啊,不是认亲现场。库拉的颜值真的可以诶,有魔镜的那次,当时他一头银发熠熠生辉,白暂细嫩的指间夹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紫罗兰色的瞳孔深情又专注地盯着我,我立马就沦陷了啊啊啊!!!
.
5L
蛛丝马迹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上层所说的事,我在现场,真的很帅,很多女摩尔似乎都控制不住了2333虽然最后被乐乐侠给弄得疯疯癫癫的(...)
.
6L
诶嘿嘿:
不能叫帅吧,有点雌雄莫辨的感觉,记得那个时候库拉还问别的摩尔,自己美不美,在我看来,是个娇滴滴的病美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7L
想要任性(楼主):
跟库拉有过几次近距离接触,天然呆的属性,就像本来他是要来害你的,但是却会被你的一句话所骗到,然后将话题引到不可思议的发展上。
与乐乐侠也相处过,天然黑的属性呢,一脸正气凛然的模样,却不知道自己所说的台词有多么羞耻,总是不经意地就使库拉的阴谋败露,最后还会使出乐乐铁拳,而且专门往对方脸上打。
.
8L
心灵手巧的在下:
可怜了库拉的颜值。不过平常他都戴着帽子,还将脸涂得乱七八糟,白白糟蹋了那张帅脸。唉。
.
9L
深山里修炼的确很累:
楼主分析的很对!像我特别好的一个朋友ww
入乐库圈是那次名人秀的缘故,我准时蹲在电视机面前,然后就看到所有摩尔都认识的魔法师和超人抱在一起,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乐乐侠依旧笑得天真纯良,库拉的眼角还有点红,楚楚可怜,眼泪把乱涂的妆都洇花了。
.
10L
吹爆乐乐侠:
女孩子果然都是可怕的生物!怎么看,库拉都配不上乐乐侠吧!
.
11L
烹饪是最大的乐趣:
附议楼上,乐乐侠其实也很帅啊,而且完全不逊于库拉好吗!水蓝的发丝似澄澈的大海紧贴住耳垂披成诱惑的轮廓,暖黄的眼睛覆盖着层深深浅浅的星光,这么看来,库拉的确配不上他啊。
.

【新快】扑克脸(上)

.
扑克脸是魔术师必须掌握的技能。
.
所以当黑漆漆的枪口顶在怪盗基德额头上时,镜片后的灰蓝色眼眸依旧是没有泛起一丝波澜,他直视着眼前与自己生得相似的少年勾唇,上扬的弧度迷人一刹那像春风拂面而过,随即缓慢地将双手举过头顶做投降状笑道。
.
“大侦探恢复原身了啊,不过,拿枪指着人,可是不礼貌的行为哦。”
.
工藤新一手腕又加了几分力道把枪口往前推进,白暂细嫩与女人比毫不逊色的肌肤就凹陷浅坑,感受到冰冷的物体接触到温热瞬间转换为相等,怪盗基德的表情却仍然端得是冷静镇定的模样。
.
“大侦探都不与我叙叙旧吗?”
.
“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
怪盗基德闻言放下双手其中一只轻抚上枪身,又合拢成包围的圆圈紧捏住向前推动,他动作轻柔却坚定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的神色,工藤新一诧异地看着对方的举动终是忍不住开口:“喂,你要干什么?”
.
“我跟大侦探也没什么好说的。”怪盗基德的声音被主人刻意弄得软糯且缠绕着些许委屈,工藤新一努力克制不让唇边的笑意流露得过于明显,他装模作样地将手指按压在扳机处就要按压下去,怪盗基德似乎看穿了他的伪装没有半分不安。
.

[锤基]秋后算账(接雷神3)

♛ooc属于我
♛玻璃心严重,求轻喷,最好别评论
.
“如果你在这儿,我会给你一个拥抱,弟弟。”
.
索尔捏起罐废弃的瓶子朝立在近处的男子扔去,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稳当地接住了抛来的物体,洛基白暂脸颊上的粉嫩唇角勾起抹迷人的微笑,他低声道尾音如同卷着舌般含有眷恋:“I'm here.”
.
雄性荷尔蒙强烈又浓郁的气息包裹住身躯,洛基略有些不满地闻着对方身上的汗酸味,他嫌弃地蹙眉然后推开索尔的拥抱,满头金发的大块头露出像以往一样的憨厚笑容:“哦,brother,你的洁癖还是那么严重。”
.
洛基不动声色地向后倒退几步直到抵着墙壁,他敏锐地察觉到索尔不悦的神情一闪而过,心中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危险,可当看到那抹熟悉的笑容后洛基又放下心防,明明看起来还是以前的那个被耍的团团转的蠢哥哥嘛。
.
“Hey,brother?你在想什么?”索尔眸色微冷转瞬即逝又恢复淡然的意味,他看着洛基的动作情不自禁地问出这样一句话,对方意识到自己失礼的举动尴尬地向前几步语气轻松道:“没什么,就是希望你能去洗个澡,顺便将脑袋里的水晃出来。”
.
“是吗....?”索尔双眸的色泽变得幽深难以探测,他猛然攥住洛基的伶仃纤腕防止对方掏出匕首,阿斯加德的二王子由于放松戒备,此时倒真是被抓了个着便强装镇定道:“哥哥,你在搞什么,难不成又怀念我的匕首了?”
.
“看看你,brother,你又在撒谎,我可真是恨透了你这个小骗子。”
“哦--原来哥哥是想找我秋后算账啊。”
.
索尔说话的时候明显地能感觉到在咬牙切齿,洛基故意拉长尾音想激起他的怒火挑衅道,可惜对方经历过这么多的事再也不好骗,完全能够意识到洛基的企图,不过就是想趁自己动手之际好逃离束缚罢了。
.
洛基见计划没有成功遗憾地砸吧砸吧嘴,他调起全身的神力幻化到手腕处,想要用习以为常的把戏来逃脱这突如其来的危险局面,索尔看着眼前人一瞬呆板的眼神,指尖倏地释放出一小缕蓝色的闪电,滋滋啦啦地响着让真实的洛基瘫软在地。
.
“弟弟,别总把我当个傻子,计谋耍多了,也会失算的。”
.
洛基颤抖着身躯恐惧的滋味在心底蔓延开来,他的嘴唇由于抽搐而无法吐出完整的话语只有模糊的字词往外蹦:“呃...哈,哥哥...不是...我把你当成傻子,而是...你本来就是...”
.
索尔对洛基的嘲讽已经忍无可忍,他拽起瘫在地上的人拉到腿上,雷神愤怒的一击足以让再意志坚定的人都忍不住痛呼出声,洛基感觉到那巴掌落到身后尴尬的位置上,脸瞬间火烧般红透了起来:“快停止你这种愚蠢的做法!”
.
巴掌闻言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如雨点般落下,洛基的五官拧成一团黏湿的汗珠顺着发丝滴落,诡计之神大概从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像个小孩子似的,趴在哥哥的膝盖上,被屈辱地打屁股。
.
“你到底在干什么!我可是拯救了阿斯加德!”
.
洛基即使喉咙里溢出痛呼但还是不无得意地说,索尔停下凌虐的巴掌颇为好脾气地笑了笑,那笑容直看得人胆战心惊:“弟弟,如果不是你拯救了阿斯加德,我想你所犯下的罪过,足以判你死刑。”
.
说完索尔铁板似的大掌将洛基来回炙烤着,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痛苦使诡计之神呜咽起来,他发现自己的每一声哀嚎都清晰无比地盘旋在屋里,于是咬着牙想要将脸埋在索尔的膝盖间,努力不让对方看见自己因为羞愤而涨红的脸。
.
“好吧,就算如此,可你这种方法太落后了!我是个阿斯加德的王子!而且是个成年的王子!”
.
“弟弟,细数你之前的罪状,哪条会是成年的阿斯加德王子会做出的事?我只看见了一个因为宠爱,而变得无理取闹的孩子!”
.
“你不许拿那种训孩子的语气来说我!”洛基忍不住被屈辱刺激而怒吼着,修长的双腿因为疼痛忘记良好的教养乱蹬,索尔一手按住他的腿另一只手又愤愤地甩了一巴掌:“洛基,别让我听见你又在命令人。”
.
那一掌下去洛基感觉整个屁股都不像是自己的,力道十足的一掌即使是作为神也无法抵挡,麻木的痛楚差点将那方挺翘磨平般,充满弹性的臀肉在重力的作用下凹陷又弹起,就像有团火在燃烧着身后的肌肤。
.
索尔突然指节一勾扯下诡计之神贴身的裤子,凉意的喷涌让洛基倏地伸长优美的脖颈,他愤怒地转过头腰身被脉络抻得过紧,直视着雷神那双森冷苍然的瞳孔后没来由地低了语气:“你不能这样对我!之前的事我既往不咎,趁现在放弃,我可能还会原谅你。”
.
“洛基!你撒谎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你是不是在想,等我放开你后,你会立马跳起来,毫不犹豫地将匕首捅进我的腰?”
.
“哥哥,你的脑袋可真是终于聪明了一回,哦不对,这怎么能称为聪明呢,正常神可是都会想到的,哪像你,怎么会才想到。”洛基不甘示弱地用灵活的银舌头反击着,下一秒他又是尖叫出声用手拼命揉着身后,索尔毫不犹豫地就是释放出雷电让那双手变得僵硬。
.
“呜...哥哥,你为什么不能用成年人的态度来对待我呢?非要搞这种对待小孩子的方法吗?难不成你的肌肉大脑只能思考到这种方法?”
.

【异坤】最喜欢的,是你。(生贺)


.
小玫瑰最近每天都不开心,娇嫩的肌肤都明显黯淡下去,仿佛能够看到绽放的红色花瓣一点点凋零。
.
身为男朋友的王子异很忙,没有空去察觉蔡徐坤的小委屈,所幸小玫瑰乖乖地没有闹脾气,可心中的苦涩却总是无处发泄,尤其是在深夜感受到身后涌来的温度时更是强烈,他怔愣着神没办法再睡着于是端详起王子异的脸颊来。
.
硬朗的线条如刀刻般镶嵌在白净柔软的面容上,略显细长上挑的眼皮覆了薄薄的层,浑圆的瞳孔紧闭着看不见里面闪烁的温柔,薄唇失了白日的妆彩是人类最初的樱粉色泽。
.
真好看啊。
.
蔡徐坤拍拍脸颊试图让羞涩的余温散去,又怕声响过大只轻轻地触碰,睡着的王子异没有那股温柔的味道,但胜在安静恬淡消除了五官端正所带来的英气逼人。
.
为什么王子异对每个人都那么好呢?
他是不是谁都喜欢啊?
.
接连不断的疑问在脑海里冒泡,他轻声细语又浑然不觉地呢喃着,蔡徐坤联想到每天的事情,便越发觉得有迹可循,王子异会笑着任由朱正廷趴在他的背上,对他的耳垂说着悄悄话,也会乖巧地让陈立农背起,眼神一如既往地温柔如水。
.
也是,每个人都希望有人可以依赖吧。
.
他凭什么一直让王子异哄着自己?蔡徐坤这样想着眼角就开始闪动晶莹的泪花,心也缺了块儿似的抽痛无比,他的手抚上胸膛揉捏着肌肉想缓解那份痛苦,却无奈没有半分效果。
.
小玫瑰从来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可现在,他想放弃王子异了。
.
以前蔡徐坤奉行爱他就在一起的理念,现在他明白,爱一个人,是想让他过得更好,是想让他能够得到全天下所有美好的东西。
.
“唔...”身边突然传来动静王子异翻了个身,蔡徐坤差点被吓住下一秒他眼神飘忽地凑近,粉唇呼出的热息洒在对方白暂修长的脖颈处,眼看着就要烙印在人的薄唇上时,低沉磁性的呼唤伴随零点的钟声响起。
.
“小坤,生日快乐。”
.
蔡徐坤被突如其来的惊喜搞懵,王子异的眼神亮得惊人唇瓣翕合,说出的话语尾音卷着舌般含有眷恋,独属的称呼足以表现出两人的亲昵。
.
蔡徐坤想,放弃什么的都再见吧。
.
王子异胳臂一伸将别扭的小玫瑰揽在怀里,好笑地看着他瞳孔中惊喜的光芒,想到蔡徐坤之前小声的呢喃,自顾自地说起话来,也没管人逐渐失望的神色。
.
“我的确喜欢每个人,喜欢自己的粉丝,喜欢父母,也喜欢每个队友。”
.
“不过--”
.
王子异话锋一转,郑重其事像宣誓似的。
.
“最喜欢的,是你。”
.

【丞坤】芬芳(现实向小甜饼)

范丞丞拉扯颈间的领带将其整理洁净,蔡徐坤轻踮起脚尖帮小孩儿拨弄额前的软发,他神情专注修长的手指温柔地划过人发旋,指尖所携带的那点凉意引起对方微不可查的颤抖。

.
明显地感觉到骨节分明放置在自己头顶,范丞丞眼角睨视间流转宠溺的余光,唇角勾起的浅笑像清风徐来般柔柔和和,不沾染半分世俗的丑恶舒心真诚,蔡徐坤整理的动作忽然停顿脸颊沸腾起些许温度,羞涩将白如霜雪染成均匀圆润的淡粉。

.
“哥哥是害羞了吗?”范丞丞低头凑近蔡徐坤精致的五官,热气从口腔里呼出蕴含薄荷香向人脖颈上喷洒,声线沉稳只是尾音略微上扬暴露调戏的意味,他撩起对方一缕发丝粉唇轻启烙印其上。

.
蔡徐坤躲开小孩儿亲昵的举动努力忽视他,只是那手指上的皱褶轻微颤抖无法恢复正常,薄荷香气独有的清爽就像范丞丞这个人一样单纯,似温润的溪风刚见面就完全笼罩在身躯上,明明是高冷的人设却总能笑得见牙不见眼,初见便已迷失在风暴中心蒙蔽起所有恶念。

.
“哥哥哥哥哥哥——”范丞丞见人不搭理自己索性撇嘴大喊,蔡徐坤立马捂住他的嘴巴示意不要出声,像只双腮鼓鼓的小松鼠般紧张兮兮地躲避天敌,清润如浣溪的水眸慌忙对上小孩儿澄澈的瞳孔。

.
哥哥的眼睛好漂亮啊。

.
范丞丞一愣,想道。

.
就像星辰大海含着幽深的水意,一但沉溺其中便再也无法挣脱,即使哭喊也无济于事,愤恨逐渐演变成该死的迷恋,你想逃离,你想抓住救命稻草,喉咙里却迫不及待地涌进咸涩,它想淹没你,它想缠着你,它想和你生生世世在一起,你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跌进柔软的沙尘里。

.
又像洒进指缝间的耀眼光束,辉影从容地由指尖溜走浅铺在肌肤上,看似早已消失于视线所及之处,但它在刚见面时就将所有的善意释放,热量游走在五脏六腑,四肢骨架,温暖冰冷的血液。

.
范丞丞忽地手臂抻直拽过蔡徐坤将他揽在怀里,沐浴露的清香混着人独有的软甜味钻进鼻腔,麻酥酥地挠着根裸露的青筋发痒,一瞬间令人想到遍地灿烂的花朵,浓郁的芬芳馥郁扑面而来,紧紧包裹住劳累后的风尘仆仆。

.
“哥哥你好香啊。”范丞丞将脸埋在对方脖颈处深嗅,还挑逗般伸出粉嫩的舌尖轻舔人的肌肤,舌根旋转着缓慢细致地刷过那方柔软,温热的唾液与碎发交缠在一起并不显黏腻,蔡徐坤脸更为红透他报复似地轻咬口小孩儿的耳垂,力道控制得刚好没有多少痛感反而像调情。

.
“哥哥这样的话....让我很想放弃出门的想法呢。”

【异坤】害羞.(现实向小甜饼)


脚下蹬着几方柔软的手掌借力往上爬,王子异修长的手指紧抠墙面抓牢为数不多的凸起,腰身的脉络暗自扭转猛地蹿向终点,他满巴掌抹着渗出的细密汗水再度伸手。

.
手臂绷紧力道向前抻直拉范丞丞上来,王子异大半身驱险些跌出安全措施摔倒,蔡徐坤紧盯对方的举动心脏悬在瘦弱的胸腔间,见人平安无事后他才明媚开张小脸,用手挡在唇边不让自己的笑意流露得过于明显。

.
其余队友全部站在高台上担忧地看着蔡徐坤,他提起口虚弱的气驱动力量脚底弹起,双手怕对方疼般轻握住王子异宽厚的手掌,借着团结一致缓慢地向上移动。

.
王子异将人拉到高墙的侧边时微不可查地偏头,两瓣薄唇蜻蜓点水般轻触对方白嫩的肌肤,他微露截软舌舔抿那方细腻的质感,一片熙熙攘攘中竟没人注意蔡徐坤神情的恍惚。

.
冰凉的触感碰到温热立马转变为柔和,蔡徐坤只觉耳垂冒起丝丝缕缕的粉雾,他慌忙侧过脸庞躲避王子异的亲昵,正巧脚底踩在坚实的材质上便向旁边绕去,主持人们高声呼喊着庆祝挑战的成功。

.
蔡徐坤赶紧拽过范丞丞与他拥抱在一起,故意躲避王子异紧紧追随的目光,对方颇为无奈地勾起唇角轻笑,眸底含满宠溺似能溢出一汪春水来深不见底。

.
他的小玫瑰,害羞了呢。

【异坤】爱意.(现实向小甜饼)

感觉蔡徐坤这个人怎么样?

眼前的尤长靖笑眯眯地问道,眉毛调侃般上挑咧开粉嫩的嘴唇,整个露出洁白的贝齿能晃花人瞳孔的焦距,话筒完全凑到了王子异唇边,连呼出的热气都能被敏锐地捕捉到。

跳动的鲜红噗通噗通在胸膛里四处乱撞,王子异微怔下神略有些不知所措,他眼神含了点求救意味地向蔡徐坤望去,对方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眼角却漏出点期待的余光,连带着那颗小痣都妩媚地流转着色泽。

该说些什么呢?

他想说他的小玫瑰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眼角被熏红时像只兔子般惹人怜,卷起的蓬松发梢耷拉下来垂在耳边,唇上泛着水光粼粼的软红色显出微撅的错觉,比任何女生抹的口红都要晶莹的色彩晕染开来,目光含着幽深的水意在一颦一笑中流转娇媚,肌肤白暂衬出分细腻的质感嫩生生得不似凡人。

他想说他的小玫瑰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与自己独处时总会将棱角全都包裹起来,就像猫咪挠你时总会将爪子缩起留下软软的触觉,不小心犯了大错又会乖巧地爬卧在地板上看着你的冷脸,喵地一声百转千回熄灭你所有的怒火,乌亮亮的瞳仁寻不出半分疏离满当当地储存依赖。

如果可以他想跟他的小玫瑰共度余生,在星光洒满前行的道路时执起对方的手,坚定地踏着共同的脚印向更辉煌的未来走去,然后用爱意一点点地描摹人精致的眉眼,垂垂暮老想起以前的时候相视一笑。

在象征黑暗的洪水猛兽悄无声息来袭时,再次紧握住对方,共同披荆斩棘抵挡所有的流言蜚语,即使掌心沁出细密的汗珠也依旧不愿松开,自始至终陪伴在人身边。

时间不过匆匆一刹那转瞬即逝,王子异看似沉默几秒低头不语,随后他抬头视线对上人澄澈的瞳孔,哑着嗓子刻意压低尾音透出些沙沙的意味:“很好。”

他的小玫瑰,真的很好,大概,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了。

【颜值】蔡徐坤颜值分析

首先执笔道尽坤唇形的丰腴姿态,饱满晶莹中流淌抹润泽,边角略显下撇又微微扬起,即使不笑也依旧带了股惑人的意味。唇脂在缝隙间涂抹得较深些颜色,随即渐变开来凸显出微嘟的感觉,小巧玲珑般的娇俏恰似无辜模样,让人有种一吻芳泽的冲动。
.
再来便是那双含满春水似能溢出来的眸子,形状杏核般圆润又不失完美的棱角,眼皮服帖地耷拉在眼球上,半分不显突兀细密地排列着,瞳孔偏浅褐色盈盈地流露些许媚意,就好似椰溪的水清澈见底未染上阴霾,凑近瞅去里面盛着芙蕖锻着剑光般矛盾。
.
坤整体面庞的骨架较他人来讲略小,下颌线并没有很突出的分明,反而顺溜滑滑的形成流畅的曲线,鼻梁高挺又显些内勾减少几分妖艳,好似酒精熏红般的眼角搭配白嫩肌肤,令人想到堕落的天使自带有纯洁气质,却又拥有丧然的已毁灭的天真。
.
我愿爱他直到星辰陨落。

【叶修x你】来日方长.(529生贺)

¥ooc预警
¥叶修生日贺文
¥祝贺来迟系列
.
叶修昨天过生日。
从工作中缓过神来的你遗憾地紧锁眉头,繁重的负担无声无息压在你的肩头,疲劳融在那腔喷薄的热血化为虚无,指尖微顿手机界面停留在编辑好的祝福短信,却迟迟因为心底的那份胆怯而犹豫不前。
你有时候都怀疑自己叶修女朋友的身份。
绿色的按键最终没有逐渐转成灰色,你放下手机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蛋糕胚,骨节挫动奶油拉花行云流水地勾勒出形状,整个表面涂满厚厚的糖霜分布均匀,红色的草莓点缀在边角整整齐齐。
你提起蛋糕一路小跑向叶修家走去,他打开门面色略显憔悴似乎昨晚又在熬夜,眼皮发红差点耷拉下来包裹颗眼球,嘴边叼着一成不变的烟草咧开唇角:“你来了啊。”
“这几天工作太忙,抽不出时间,抱歉....”
你探头往里望去果然是一片狂欢过的景象,眼神不由得黯淡几分又强行镇定,无数人都记得他的生日,无数人都在那一天为他祝福,无数毫无关系的陌生人都在欢喜。
“没事,你来了,我就很满足了。”
叶修闻言不自然地笑笑以谅解的口吻说,他猛吸一口烟又恢复那副往日的模样,你更感愧疚忍不住双手伸到他的腰肢处揽住,发旋顶住衣服的布料缓慢向上蹭。
叶修微微一怔修长的手指轻拂过你秀发,女孩细腻的质地在指间涓涓流淌,与键盘的冰冷触觉全然不相符,拥有独属于人类的温热。
“我罚你以后的生日都陪我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