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栀

[锤基]秋后算账(接雷神3)

♛ooc属于我
♛玻璃心严重,求轻喷,最好别评论
.
“如果你在这儿,我会给你一个拥抱,弟弟。”
.
索尔捏起罐废弃的瓶子朝立在近处的男子扔去,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稳当地接住了抛来的物体,洛基白暂脸颊上的粉嫩唇角勾起抹迷人的微笑,他低声道尾音如同卷着舌般含有眷恋:“I'm here.”
.
雄性荷尔蒙强烈又浓郁的气息包裹住身躯,洛基略有些不满地闻着对方身上的汗酸味,他嫌弃地蹙眉然后推开索尔的拥抱,满头金发的大块头露出像以往一样的憨厚笑容:“哦,brother,你的洁癖还是那么严重。”
.
洛基不动声色地向后倒退几步直到抵着墙壁,他敏锐地察觉到索尔不悦的神情一闪而过,心中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危险,可当看到那抹熟悉的笑容后洛基又放下心防,明明看起来还是以前的那个被耍的团团转的蠢哥哥嘛。
.
“Hey,brother?你在想什么?”索尔眸色微冷转瞬即逝又恢复淡然的意味,他看着洛基的动作情不自禁地问出这样一句话,对方意识到自己失礼的举动尴尬地向前几步语气轻松道:“没什么,就是希望你能去洗个澡,顺便将脑袋里的水晃出来。”
.
“是吗....?”索尔双眸的色泽变得幽深难以探测,他猛然攥住洛基的伶仃纤腕防止对方掏出匕首,阿斯加德的二王子由于放松戒备,此时倒真是被抓了个着便强装镇定道:“哥哥,你在搞什么,难不成又怀念我的匕首了?”
.
“看看你,brother,你又在撒谎,我可真是恨透了你这个小骗子。”
“哦--原来哥哥是想找我秋后算账啊。”
.
索尔说话的时候明显地能感觉到在咬牙切齿,洛基故意拉长尾音想激起他的怒火挑衅道,可惜对方经历过这么多的事再也不好骗,完全能够意识到洛基的企图,不过就是想趁自己动手之际好逃离束缚罢了。
.
洛基见计划没有成功遗憾地砸吧砸吧嘴,他调起全身的神力幻化到手腕处,想要用习以为常的把戏来逃脱这突如其来的危险局面,索尔看着眼前人一瞬呆板的眼神,指尖倏地释放出一小缕蓝色的闪电,滋滋啦啦地响着让真实的洛基瘫软在地。
.
“弟弟,别总把我当个傻子,计谋耍多了,也会失算的。”
.
洛基颤抖着身躯恐惧的滋味在心底蔓延开来,他的嘴唇由于抽搐而无法吐出完整的话语只有模糊的字词往外蹦:“呃...哈,哥哥...不是...我把你当成傻子,而是...你本来就是...”
.
索尔对洛基的嘲讽已经忍无可忍,他拽起瘫在地上的人拉到腿上,雷神愤怒的一击足以让再意志坚定的人都忍不住痛呼出声,洛基感觉到那巴掌落到身后尴尬的位置上,脸瞬间火烧般红透了起来:“快停止你这种愚蠢的做法!”
.
巴掌闻言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如雨点般落下,洛基的五官拧成一团黏湿的汗珠顺着发丝滴落,诡计之神大概从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像个小孩子似的,趴在哥哥的膝盖上,被屈辱地打屁股。
.
“你到底在干什么!我可是拯救了阿斯加德!”
.
洛基即使喉咙里溢出痛呼但还是不无得意地说,索尔停下凌虐的巴掌颇为好脾气地笑了笑,那笑容直看得人胆战心惊:“弟弟,如果不是你拯救了阿斯加德,我想你所犯下的罪过,足以判你死刑。”
.
说完索尔铁板似的大掌将洛基来回炙烤着,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痛苦使诡计之神呜咽起来,他发现自己的每一声哀嚎都清晰无比地盘旋在屋里,于是咬着牙想要将脸埋在索尔的膝盖间,努力不让对方看见自己因为羞愤而涨红的脸。
.
“好吧,就算如此,可你这种方法太落后了!我是个阿斯加德的王子!而且是个成年的王子!”
.
“弟弟,细数你之前的罪状,哪条会是成年的阿斯加德王子会做出的事?我只看见了一个因为宠爱,而变得无理取闹的孩子!”
.
“你不许拿那种训孩子的语气来说我!”洛基忍不住被屈辱刺激而怒吼着,修长的双腿因为疼痛忘记良好的教养乱蹬,索尔一手按住他的腿另一只手又愤愤地甩了一巴掌:“洛基,别让我听见你又在命令人。”
.
那一掌下去洛基感觉整个屁股都不像是自己的,力道十足的一掌即使是作为神也无法抵挡,麻木的痛楚差点将那方挺翘磨平般,充满弹性的臀肉在重力的作用下凹陷又弹起,就像有团火在燃烧着身后的肌肤。
.
索尔突然指节一勾扯下诡计之神贴身的裤子,凉意的喷涌让洛基倏地伸长优美的脖颈,他愤怒地转过头腰身被脉络抻得过紧,直视着雷神那双森冷苍然的瞳孔后没来由地低了语气:“你不能这样对我!之前的事我既往不咎,趁现在放弃,我可能还会原谅你。”
.
“洛基!你撒谎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你是不是在想,等我放开你后,你会立马跳起来,毫不犹豫地将匕首捅进我的腰?”
.
“哥哥,你的脑袋可真是终于聪明了一回,哦不对,这怎么能称为聪明呢,正常神可是都会想到的,哪像你,怎么会才想到。”洛基不甘示弱地用灵活的银舌头反击着,下一秒他又是尖叫出声用手拼命揉着身后,索尔毫不犹豫地就是释放出雷电让那双手变得僵硬。
.
“呜...哥哥,你为什么不能用成年人的态度来对待我呢?非要搞这种对待小孩子的方法吗?难不成你的肌肉大脑只能思考到这种方法?”
.

【异坤】最喜欢的,是你。(生贺)


.
小玫瑰最近每天都不开心,娇嫩的肌肤都明显黯淡下去,仿佛能够看到绽放的红色花瓣一点点凋零。
.
身为男朋友的王子异很忙,没有空去察觉蔡徐坤的小委屈,所幸小玫瑰乖乖地没有闹脾气,可心中的苦涩却总是无处发泄,尤其是在深夜感受到身后涌来的温度时更是强烈,他怔愣着神没办法再睡着于是端详起王子异的脸颊来。
.
硬朗的线条如刀刻般镶嵌在白净柔软的面容上,略显细长上挑的眼皮覆了薄薄的层,浑圆的瞳孔紧闭着看不见里面闪烁的温柔,薄唇失了白日的妆彩是人类最初的樱粉色泽。
.
真好看啊。
.
蔡徐坤拍拍脸颊试图让羞涩的余温散去,又怕声响过大只轻轻地触碰,睡着的王子异没有那股温柔的味道,但胜在安静恬淡消除了五官端正所带来的英气逼人。
.
为什么王子异对每个人都那么好呢?
他是不是谁都喜欢啊?
.
接连不断的疑问在脑海里冒泡,他轻声细语又浑然不觉地呢喃着,蔡徐坤联想到每天的事情,便越发觉得有迹可循,王子异会笑着任由朱正廷趴在他的背上,对他的耳垂说着悄悄话,也会乖巧地让陈立农背起,眼神一如既往地温柔如水。
.
也是,每个人都希望有人可以依赖吧。
.
他凭什么一直让王子异哄着自己?蔡徐坤这样想着眼角就开始闪动晶莹的泪花,心也缺了块儿似的抽痛无比,他的手抚上胸膛揉捏着肌肉想缓解那份痛苦,却无奈没有半分效果。
.
小玫瑰从来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可现在,他想放弃王子异了。
.
以前蔡徐坤奉行爱他就在一起的理念,现在他明白,爱一个人,是想让他过得更好,是想让他能够得到全天下所有美好的东西。
.
“唔...”身边突然传来动静王子异翻了个身,蔡徐坤差点被吓住下一秒他眼神飘忽地凑近,粉唇呼出的热息洒在对方白暂修长的脖颈处,眼看着就要烙印在人的薄唇上时,低沉磁性的呼唤伴随零点的钟声响起。
.
“小坤,生日快乐。”
.
蔡徐坤被突如其来的惊喜搞懵,王子异的眼神亮得惊人唇瓣翕合,说出的话语尾音卷着舌般含有眷恋,独属的称呼足以表现出两人的亲昵。
.
蔡徐坤想,放弃什么的都再见吧。
.
王子异胳臂一伸将别扭的小玫瑰揽在怀里,好笑地看着他瞳孔中惊喜的光芒,想到蔡徐坤之前小声的呢喃,自顾自地说起话来,也没管人逐渐失望的神色。
.
“我的确喜欢每个人,喜欢自己的粉丝,喜欢父母,也喜欢每个队友。”
.
“不过--”
.
王子异话锋一转,郑重其事像宣誓似的。
.
“最喜欢的,是你。”
.

【丞坤】芬芳(现实向小甜饼)

范丞丞拉扯颈间的领带将其整理洁净,蔡徐坤轻踮起脚尖帮小孩儿拨弄额前的软发,他神情专注修长的手指温柔地划过人发旋,指尖所携带的那点凉意引起对方微不可查的颤抖。

.
明显地感觉到骨节分明放置在自己头顶,范丞丞眼角睨视间流转宠溺的余光,唇角勾起的浅笑像清风徐来般柔柔和和,不沾染半分世俗的丑恶舒心真诚,蔡徐坤整理的动作忽然停顿脸颊沸腾起些许温度,羞涩将白如霜雪染成均匀圆润的淡粉。

.
“哥哥是害羞了吗?”范丞丞低头凑近蔡徐坤精致的五官,热气从口腔里呼出蕴含薄荷香向人脖颈上喷洒,声线沉稳只是尾音略微上扬暴露调戏的意味,他撩起对方一缕发丝粉唇轻启烙印其上。

.
蔡徐坤躲开小孩儿亲昵的举动努力忽视他,只是那手指上的皱褶轻微颤抖无法恢复正常,薄荷香气独有的清爽就像范丞丞这个人一样单纯,似温润的溪风刚见面就完全笼罩在身躯上,明明是高冷的人设却总能笑得见牙不见眼,初见便已迷失在风暴中心蒙蔽起所有恶念。

.
“哥哥哥哥哥哥——”范丞丞见人不搭理自己索性撇嘴大喊,蔡徐坤立马捂住他的嘴巴示意不要出声,像只双腮鼓鼓的小松鼠般紧张兮兮地躲避天敌,清润如浣溪的水眸慌忙对上小孩儿澄澈的瞳孔。

.
哥哥的眼睛好漂亮啊。

.
范丞丞一愣,想道。

.
就像星辰大海含着幽深的水意,一但沉溺其中便再也无法挣脱,即使哭喊也无济于事,愤恨逐渐演变成该死的迷恋,你想逃离,你想抓住救命稻草,喉咙里却迫不及待地涌进咸涩,它想淹没你,它想缠着你,它想和你生生世世在一起,你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跌进柔软的沙尘里。

.
又像洒进指缝间的耀眼光束,辉影从容地由指尖溜走浅铺在肌肤上,看似早已消失于视线所及之处,但它在刚见面时就将所有的善意释放,热量游走在五脏六腑,四肢骨架,温暖冰冷的血液。

.
范丞丞忽地手臂抻直拽过蔡徐坤将他揽在怀里,沐浴露的清香混着人独有的软甜味钻进鼻腔,麻酥酥地挠着根裸露的青筋发痒,一瞬间令人想到遍地灿烂的花朵,浓郁的芬芳馥郁扑面而来,紧紧包裹住劳累后的风尘仆仆。

.
“哥哥你好香啊。”范丞丞将脸埋在对方脖颈处深嗅,还挑逗般伸出粉嫩的舌尖轻舔人的肌肤,舌根旋转着缓慢细致地刷过那方柔软,温热的唾液与碎发交缠在一起并不显黏腻,蔡徐坤脸更为红透他报复似地轻咬口小孩儿的耳垂,力道控制得刚好没有多少痛感反而像调情。

.
“哥哥这样的话....让我很想放弃出门的想法呢。”

【异坤】害羞.(现实向小甜饼)


脚下蹬着几方柔软的手掌借力往上爬,王子异修长的手指紧抠墙面抓牢为数不多的凸起,腰身的脉络暗自扭转猛地蹿向终点,他满巴掌抹着渗出的细密汗水再度伸手。

.
手臂绷紧力道向前抻直拉范丞丞上来,王子异大半身驱险些跌出安全措施摔倒,蔡徐坤紧盯对方的举动心脏悬在瘦弱的胸腔间,见人平安无事后他才明媚开张小脸,用手挡在唇边不让自己的笑意流露得过于明显。

.
其余队友全部站在高台上担忧地看着蔡徐坤,他提起口虚弱的气驱动力量脚底弹起,双手怕对方疼般轻握住王子异宽厚的手掌,借着团结一致缓慢地向上移动。

.
王子异将人拉到高墙的侧边时微不可查地偏头,两瓣薄唇蜻蜓点水般轻触对方白嫩的肌肤,他微露截软舌舔抿那方细腻的质感,一片熙熙攘攘中竟没人注意蔡徐坤神情的恍惚。

.
冰凉的触感碰到温热立马转变为柔和,蔡徐坤只觉耳垂冒起丝丝缕缕的粉雾,他慌忙侧过脸庞躲避王子异的亲昵,正巧脚底踩在坚实的材质上便向旁边绕去,主持人们高声呼喊着庆祝挑战的成功。

.
蔡徐坤赶紧拽过范丞丞与他拥抱在一起,故意躲避王子异紧紧追随的目光,对方颇为无奈地勾起唇角轻笑,眸底含满宠溺似能溢出一汪春水来深不见底。

.
他的小玫瑰,害羞了呢。

【异坤】爱意.(现实向小甜饼)

感觉蔡徐坤这个人怎么样?

眼前的尤长靖笑眯眯地问道,眉毛调侃般上挑咧开粉嫩的嘴唇,整个露出洁白的贝齿能晃花人瞳孔的焦距,话筒完全凑到了王子异唇边,连呼出的热气都能被敏锐地捕捉到。

跳动的鲜红噗通噗通在胸膛里四处乱撞,王子异微怔下神略有些不知所措,他眼神含了点求救意味地向蔡徐坤望去,对方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眼角却漏出点期待的余光,连带着那颗小痣都妩媚地流转着色泽。

该说些什么呢?

他想说他的小玫瑰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眼角被熏红时像只兔子般惹人怜,卷起的蓬松发梢耷拉下来垂在耳边,唇上泛着水光粼粼的软红色显出微撅的错觉,比任何女生抹的口红都要晶莹的色彩晕染开来,目光含着幽深的水意在一颦一笑中流转娇媚,肌肤白暂衬出分细腻的质感嫩生生得不似凡人。

他想说他的小玫瑰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与自己独处时总会将棱角全都包裹起来,就像猫咪挠你时总会将爪子缩起留下软软的触觉,不小心犯了大错又会乖巧地爬卧在地板上看着你的冷脸,喵地一声百转千回熄灭你所有的怒火,乌亮亮的瞳仁寻不出半分疏离满当当地储存依赖。

如果可以他想跟他的小玫瑰共度余生,在星光洒满前行的道路时执起对方的手,坚定地踏着共同的脚印向更辉煌的未来走去,然后用爱意一点点地描摹人精致的眉眼,垂垂暮老想起以前的时候相视一笑。

在象征黑暗的洪水猛兽悄无声息来袭时,再次紧握住对方,共同披荆斩棘抵挡所有的流言蜚语,即使掌心沁出细密的汗珠也依旧不愿松开,自始至终陪伴在人身边。

时间不过匆匆一刹那转瞬即逝,王子异看似沉默几秒低头不语,随后他抬头视线对上人澄澈的瞳孔,哑着嗓子刻意压低尾音透出些沙沙的意味:“很好。”

他的小玫瑰,真的很好,大概,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了。

【颜值】蔡徐坤颜值分析

首先执笔道尽坤唇形的丰腴姿态,饱满晶莹中流淌抹润泽,边角略显下撇又微微扬起,即使不笑也依旧带了股惑人的意味。唇脂在缝隙间涂抹得较深些颜色,随即渐变开来凸显出微嘟的感觉,小巧玲珑般的娇俏恰似无辜模样,让人有种一吻芳泽的冲动。
.
再来便是那双含满春水似能溢出来的眸子,形状杏核般圆润又不失完美的棱角,眼皮服帖地耷拉在眼球上,半分不显突兀细密地排列着,瞳孔偏浅褐色盈盈地流露些许媚意,就好似椰溪的水清澈见底未染上阴霾,凑近瞅去里面盛着芙蕖锻着剑光般矛盾。
.
坤整体面庞的骨架较他人来讲略小,下颌线并没有很突出的分明,反而顺溜滑滑的形成流畅的曲线,鼻梁高挺又显些内勾减少几分妖艳,好似酒精熏红般的眼角搭配白嫩肌肤,令人想到堕落的天使自带有纯洁气质,却又拥有丧然的已毁灭的天真。
.
我愿爱他直到星辰陨落。

【叶修x你】来日方长.(529生贺)

¥ooc预警
¥叶修生日贺文
¥祝贺来迟系列
.
叶修昨天过生日。
从工作中缓过神来的你遗憾地紧锁眉头,繁重的负担无声无息压在你的肩头,疲劳融在那腔喷薄的热血化为虚无,指尖微顿手机界面停留在编辑好的祝福短信,却迟迟因为心底的那份胆怯而犹豫不前。
你有时候都怀疑自己叶修女朋友的身份。
绿色的按键最终没有逐渐转成灰色,你放下手机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蛋糕胚,骨节挫动奶油拉花行云流水地勾勒出形状,整个表面涂满厚厚的糖霜分布均匀,红色的草莓点缀在边角整整齐齐。
你提起蛋糕一路小跑向叶修家走去,他打开门面色略显憔悴似乎昨晚又在熬夜,眼皮发红差点耷拉下来包裹颗眼球,嘴边叼着一成不变的烟草咧开唇角:“你来了啊。”
“这几天工作太忙,抽不出时间,抱歉....”
你探头往里望去果然是一片狂欢过的景象,眼神不由得黯淡几分又强行镇定,无数人都记得他的生日,无数人都在那一天为他祝福,无数毫无关系的陌生人都在欢喜。
“没事,你来了,我就很满足了。”
叶修闻言不自然地笑笑以谅解的口吻说,他猛吸一口烟又恢复那副往日的模样,你更感愧疚忍不住双手伸到他的腰肢处揽住,发旋顶住衣服的布料缓慢向上蹭。
叶修微微一怔修长的手指轻拂过你秀发,女孩细腻的质地在指间涓涓流淌,与键盘的冰冷触觉全然不相符,拥有独属于人类的温热。
“我罚你以后的生日都陪我过。”
.

【异坤】拥有.(R18)

¥lofter的萌新,很多规矩都不懂,请多包含!
¥之前发过,但被屏蔽,被自己蠢哭系列
¥从今天起,励志要做一个大佬!
https://shimo.im/docs/8KsqDI4aFesbvi60

【异坤】躲藏.(一)

<(Chapter.1)
.
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是意外,就像你我的相遇。
.
夜晚褪去白日的青涩姿态尽情释放妖娆风味,灯红酒绿的城市在夜幕的掩盖下隐去丑恶,潜藏在心底无尽的欲望似乎也得到助长疯狂滋生,坐落于街角的酒吧成为狂欢的舞池,发泄不怨的完美存在尚且带来一丝光明。
.
蔡徐坤避开缠绕在身躯上的白暂臂膀礼貌谢绝,发丝染成桀骜不驯的亚麻色彰显着主人的性格,全身上下无一不搭配相符风格的衣饰引人注目,白暂手腕露出截捆绑莹润透满光泽的红色丝带,肌肤极为细嫩却又没有一分一毫的脂粉修饰,眼角勾勒邪魅的线体半烟熏的缭绕美感。
.
他用视线挑剔地选择着座位观察清洁度最后暗下决心,一路面部肌肉做着细微调整力图完美到毫无瑕疵,抬臂摆胯间尽透露出些混迹已久的粉尘气息可又暗含几分青涩,唇角轻蔑地抿起皱褶挤压成讽刺的弧度,俊俏的脸庞棱角分明却被昏黄的光线所朦胧产生温柔的错觉。
.
吊儿郎当歪坐在吧台前的调酒师戏谑地发出轻挑的嗤笑,蔡徐坤的余光难得恩赐般冷然瞥向对方似在思考眼前人的身份,两道秀气眉梢儿挑起尾端处略微显不屑一顾的意味,他颇为无奈地开口调酒的动作娴熟又较为快速,红润的晶莹液体流转着光泽盛于玻璃杯之中闪烁些熠熠光彩,空灵如水晶般的冰块随着晃动彭擦发出脆响。
.
“前天那个小哥看见了没?”
.
蔡徐坤抬眼询问着漫不经心地仰颌烈酒灌喉,唇角如同刻意松懈般流露出微小的液体徜徉于脖颈处,一路顺着明显的青筋滑落滴至精致的锁骨深洼间,妖娆的色彩沾染情欲的诱惑意味绽放在白嫩的肌肤上,渲染成诡异的图腾好似娇艳的罂粟花般惑人。
.
吧台中央端坐的人饶有兴致地瞅着蔡徐坤这派惺惺作态,他薄唇微启撇动吐出毫不客气的几个嘲讽字词,句句咬得清晰发重字正腔圆声线沉稳揉进些许调笑,指尖轻捏骨节转起只高脚杯反射温柔的光线惑人,眼底隐匿几分冰冷潜藏在瞳孔的焦距深处。
.
“帮你查到了,是个刑警,接下来你打算咋办?”
.
“凉拌。”蔡徐坤乍似蛮不在乎般以淡然的口吻道出事实,他扯动唇角半是哀叹口污浊的气息挤出丝笑意,细腻的质地之间形成暗淡的浅影与昏黄的灯光相照映透出抹娇媚。
.

【异坤】致命.(双A设定)

<(Chapter.1)
.
我只想把软肋给你一人看。
.
浓烈的罂粟香气顺着微风轻柔地飘进录制现场充斥空间,丝丝缕缕蛊惑出诱人的意味甜美中暗含极淡的血腥,轻嗅只觉那根名为情动的心弦拨弄出清亮的音符,细闻浑身上下骨头都好似酥麻般柔和成一汪春水。
.
与那特殊信息素相符的艳丽相貌赫然出现在眼前,俊俏的脸庞棱角分明却被耀眼的光线所朦胧产生温柔的错觉,眼角勾勒出邪魅的线体半烟熏的缭绕美感,白炽灯尽心尽力履行着应当的职责为面颊镀上层脂粉般的娇俏,蓝色的毛绒外套令人想到浩瀚的星辰大海流连忘返,蔡徐坤眸中所含的细微疲倦似乎也在诉说这征程途中的困苦。
.
“这个信息素看来可以了解一下。”
“蔡徐坤?似乎曾经是某个男团的。”
.
议论初始时颇为小心但旋即又无所顾忌般肆意洒脱,无数轻飘飘的话语乍似没有半分力道却又加重了蔡徐坤心头的一份压抑,他脚尖微顿底板错开在地面上摩擦寻找着中意的位置,目光忽地晶莹一刻可转瞬即逝就隐藏下焦距中的惊喜,恢复森冷目睹百世常态后的苍然淡漠。
.
前九名的出道席位倒都是Alpha所以没有过于痴迷的反应,蔡徐坤安心就坐扯开唇角冲不时投来的好奇目光善意一笑,情绪因为他们偏向可爱的神态通畅些许,阴霾却依旧隐匿于瞳孔深处的冰冷地界,他面部肌肉挪动做着调整力图完美到毫无瑕疵,镜头无论怎样投向少年永远都是一副该有的温顺模样。
.
威士忌的味道深沉似迟暮的白发老妪失去活力,可又无法缺少独属于酒精的那份辛辣斗争,蔡徐坤任由困意吞噬本就虚弱的神经无意识地嗅闻着不知是谁的信息素,温暖的气息变作无形的大手展开臂膀拥抱着他给予鼓励和支持,又转化成氤氲的雾气在场内升腾。
.
王子异低垂眼帘口腔内壁舔抿回味所接触到的甜美,他并非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稠艳的罂粟花信息素,但大都甜腻得过分引人反胃唯独眼前这人柔和中却暗含分冷冽,就好似他把所有的棱角都包裹起来融在那腔喷薄的热血里。
.
蔡徐坤唇瓣半是糯动轻声溢出些淡然的呻吟似在安眠,他浓密的睫毛温顺地乖巧耷拉于白暂的脸颊之上,丝丝缕缕乌黑到分明颤抖地闪烁着熠熠光彩,棱角分明的精致五官因为这修饰显得分外和谐,肌肤的纹理清晰可辩又微微晕染开来柔和略显冷硬的线条。
.
好漂亮啊。
.
突如其来的欲望充斥在心间疯狂地打转倾泻填满整块鲜红的跳动,王子异努力克制喉结滚动的声响压抑住躁动,他匆忙移开一直没有注意到的追随的目光将焦距涣散几分,视野所及之处全然一片茫然景物随之模糊不清,身形散发的信息素不由得加重浓郁意味瞬间蛊惑般猛然喷涌。
.
鼻腔内鼓满好闻的味道连带着紧绷的神经都缓慢放松,蔡徐坤将沉浸在半梦半醒中的意识扯回安放在录制现场,他眼角微挑睨视众人间眸光流转些许尚未察觉的媚意,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腹部捻成松散的衣扣坦然大片雪白肌肤,动作娴熟细度追究下却好似又有生疏般的青涩。
.
王子异轻而易举地看穿对方隐匿在风平浪静后的波涛汹涌,无非就是可耻的博眼球手段倒也不失为好办法,他忽觉有股极为窒息的悲哀扼住自己的喉咙哽咽出哭腔,一直透露隐约轮廓的想法此刻终于显现残酷的事实,从小执着的信仰究竟是从何时起变了味呢。
.